沐祢尘祁

沉迷打农药阴阳师无法自拔
共弧,@水墨染
基友,@绒涵_头脑混乱
骑士,@破晓
共乐,@林无意
主全职,刀剑……
all王是个坑
作死小能手,懒癌患者,欢迎催更【虽然说是绒涵发文】失踪人口回归
努力学习画画与日语

对不起
管不住自己的手
沉迷沙雕表情包……
私设杰克抱小姐姐放弃佣兵
其实是为了剩下两人就……嗯
明白我就不说了

杰克:好好好你说了算
奈布:溜到怀疑人生

尝试gif
母鸡行不行
日常无聊……
你以为大晒奈布x为所欲为杰克
沙雕图

taim i’ngra leat

在玻璃破碎的声音结束后,眼前从暗变成光明
红教堂
令人怀念的地方呢,杰克这样想到,呐,先去完成游戏吧,不然业绩不行可是要吃土呢
去吧,乌鸦,告诉我求生者的地方,顺便看看我的beloved在哪【你的盲人监察者已到位】
“嘭”电机冒出了点火花,正在解码的艾米丽被电的有些疼痛“遭了不会引来监察者吧?不知道这一局会是谁”在旁边帮忙的弗雷迪担忧的看着艾米丽,“没事,已经过半了,再努力一点就没问题了,我可不能拖后腿”艾米丽拍了拍手,继续忍着疼解码
“呐,看见你了”杰克看着不远处显示准备完成解码的电机,不由得加快脚步,身子渐渐隐藏起来,天气变得昏暗,乌云密布,乌鸦沙哑的站在墓碑上叫,不知是在唱着祷告的歌曲还是想喊醒沉睡在墓碑里的人,当然这是徒劳的,人死不能复生,红教堂原本就是举办婚礼神圣的地方,荒废后变得阴森,隐约传来的回声,让在解码的二人更加心惊胆战
“嘭嘭,嘭嘭”心跳从淡紫色慢慢变深,提醒着解码的二人监察者这边来到,“是杰克,快走”艾玛匆忙跑过来提醒着在修电机的二人,“嗡”电机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打开的橙色灯光提醒着解码完成,杰克也来到三人身边,对着求生者正准备来一击
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杰克,我们谈谈”
奈布不知道何时来到废墟里,侧靠在墙角手臂抱起漫不经心的看着要伤害自己同伴的人,语气仿佛在问今晚吃什么一样轻松,“好”杰克放下利刃准备转身时,艾玛立刻提醒艾米丽和弗雷迪快跑,当然,杰克作为猎手瞬间把逃跑的律师打倒,但艾玛和艾米丽已经顺利跑远“这也是你们的计划不是么,beloved我想谈,但是现在不行,工作时间开小差可是会被罚的”抱起律师错过奈布时,悄悄的在耳边说“我们静静吧”,工作依旧继续,空气中漂浮着血腥味,是谁的?没有人知道,可能是律师的,也可能是以前的求生者留下的,艾米丽在教堂里修电机被杰克发现,被带到vip室坐上狂欢之椅,奈布来救援时,为了让艾米丽顺利逃跑,硬生生挨了一刀,以前在战场上的阴影重新浮现,疼痛刺激着神经,杰克在身后有些不忍心“beloved,你没必要这样”艾米丽终究还是被重新抓住,被乌鸦围绕的人活不久这是奈布最后的想法
最终奈布还是被送回庄园,除了艾玛其他人都逃脱失败
游戏结束后,奈布并没有找到杰克,正当他在纳闷杰克去哪时,看见两个个熟悉,那是…艾玛,旁边的人正是杰克
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是因为我昨天说的话吗?我只是嫉妒杰克为什么对女性都这么友好,买玫瑰拐杖的时候不是说只给我一个人抱吗?我,错了吗…
虽然杰克经常对奈布说作为一个绅士拒绝女士的请求是非常失礼的,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忍不住去乱想为什么,在一起他们有没有发生什么
此时杰克穿着咖啡色西服,任务结束后骇人的面具也摘下来,露出原本俊美的容貌“那么艾玛,我该怎么办呢,奈布好像非常介意我对你们的公主抱”艾玛一边走在玫瑰田一边回答他“你喜欢奈布吧,那么就在抱他的基础上加点小惊喜吧,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奈布有点生气的走向监察者的住所,为什么杰克会和艾玛走在一起,他是不是不要我了?越来越不好的预感充斥着大脑,在门口犹豫许久后还是走进去,里面只有裘克和里奥在喝酒,看见脸色不太好的佣兵站在门前有些不解的问“怎么了,杰克还没有回来,要不要先进来喝一杯”
奈布果断的同意了这个请求,喝酒消愁一醉方休不好么,杰克也好,拐杖也好,全部都滚吧
杰克回到住所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喝醉的小佣兵在和小丑厂长诉苦,“杰克和艾玛一起走了,他不要我了……”
里奥只能无奈的解释“不是,他可能是有事而已,刚好人来了”赶紧把奈布丢给杰克离开大厅,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抱起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佣兵回房间
第二天早上,在杰克房间醒过来的奈布并没有很奇怪,在酒后什么都忘记是非常正常的,身边的位置早就没有了温度,显示着主人早已离开
“杰克,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翻身下床时,奈布看着旁边空着的位置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情
“beloved,以后不要和酒了对身体不好,关于拐杖的事是我不对,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以后不会了好吗”这时,熟悉的声音从门口想起,端着醒酒汤的杰克走了进来,放在餐桌上,又快速走到床边抱起奈布,亲吻上去
一吻终了看着怀里脸红的人,杰克有些忐忑的想beloved会不会还在生气
“刚刚那个吻,是我专属对吧”奈布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嗯,taim i’ngra leat,至死不渝”杰克温柔的说
taim i’ngra leat,我也是
………………………………………………
深夜肝文头疼死
第一次尝试写杰佣
请各位多多指教
taim i’ngra leat我是真的玩不腻23333
总觉得奈布还是在吃醋吧

成功抱到佣兵
在跷二郎腿好可爱
……………………………………
杰克:甜心别跑让我抱会充电
奈布:好


让佣兵开电机的都不是好队友x

【喻黄】taim i’ngra leat

【喻黄】taim i’ngra leat
喻黄 ooc算我 随便写写 修仙累死
都市,内含私设,张嘴吃糖
欢迎魔法少女杰西卡串场
友情赞助叶氏企业
商人喻x商业间谍黄
“这一次见到你,真好”这是黄少天在闭上眼睛时最后一句话
度假酒店,会议室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喻文州的脸上带着微笑向站在对面的王杰希伸出手
“合作愉快”王杰希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毕竟和四大集团之一的蓝雨合作不是一间很简单的事,男人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微笑容易给别人一种温柔的错觉,宛如在草丛里隐藏自己准备狩猎的蛇,但他作为商人必须保障利益的最大化
“先告辞”喻文州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时间指着5点,表示他的夫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这个时间应该快到达酒店了
“慢走”王杰希说出这句话,感觉松了口气
……
房间里,喻文州正在整理刚刚合作项目的资料,他的夫人,黄少天正在旁边确认资料
“刚刚我去场地看过了和资料上的没有太大差距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动工风水大师表示下个月24号时间很合适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在确认好资料后他的夫人开始滔滔不绝的发布对搬迁公司的看法,喻文州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听着,偶尔翻一下手上的资料
“少天”
“嗯?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挺有道理的”黄少天歪了歪头,看着文州
“嗯,没错,说了这么久你喝点水吧,公司搬迁的计划就在下个月24号,我相信你”喻文州拿过放在桌上的水杯,递给黄少天,喉结随着水的下咽在一下上一下的滑动,忍不住想上去啃咬,事实证明他也这样做了
在黄少天放下水杯的时候,喻文州毫不犹豫的欺身对着他的喉结啃咬
“唔…别……啊哈……”当少天回神时已经坐在喻文州的大腿上,牙齿紧咬着下唇不让声音泄露出来,脸上早已露出绯色,羞耻感让他的身体似乎更敏感了,身下人的西装裤完美的勾勒出痕迹
“夫人,我想要你”喻文州略沙哑的说出这句话
一夜缠绵
清晨
黄少天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着身边熟睡的喻文州,为了避免打扰身边的人,轻手轻脚的爬起床前往浴室清洗,镜子中他看着自己身体上的青紫的印记,仿佛在提醒昨天有多么疯狂,但是到此为止
作为商业间谍,他必须不能对自己的目标动情,但是这次好像不一样了,他好像心动了,在对方喊他夫人,成为他助理的那一刻,觉得内心的孤独被填满,但是他是间谍,服从命令为目标
深夜
办公室里,一个人影在焦急的翻找什么,当他拿到那份资料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放入准备好的文件夹中
“夫人,你在找什么”声音突然发出
“看来你知道了”黄少天握紧手上的文件夹,内心却突然痛起来
“间谍代号夜雨,J组织慕生的头号间谍对吗,假装助理来到我的身边,后面顺其自然的成为我夫人,曾经我以为可以和你白头偕老,爱你保护你,若不是小卢无意中看见你在和一个名为ms的人发邮件,都不知道你就是夜雨,为了新药的研发资料看来你们也废了不少心思”喻文州冷笑道,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刀子一样捅在黄少天的心上,他没有发言为自己辩解,而是拿起准备好的枪,向着对面的人来了一发子弹
在失去所有意识前,喻文州听见一句taim i’ngra leat还有对不起,唇上有温热的触感,转瞬即逝
医院
喻文州是自然醒的,医院充满浓浓的消毒水味,当卢瀚文告诉他说夫人枪里的不是子弹而是麻醉剂时,以及资料完好无损时,他就明白了,黄少天不会向他开枪,他还爱着他,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却因立场而同道殊途
半月后,蓝雨集团,总裁办公室
叶修的到来的确让喻文州吃了一惊
慕生,这个当初衣冠楚楚的人,如今成为了阶下囚,隔着探访玻璃,他告诉叶修“黄少天没死,也可能……生不如死……”
后面的话喻文州已经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少天离开了组织,想要找他,不要死
但黄少天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所有消息
一个月后,新·蓝雨集团
喻文州在小卢的陪同下前往新公司
在进门口的路上,他看见一个5.6岁大的小孩躲在柱子后边,悄悄伸出半个头
那小孩似乎很喜欢喻文州,看见他就跑了过来,卢瀚文原本想拦着,打算拿糖果打发走
只是喻文州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这样做,便单身抱起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又从口袋掏出几块巧克力“给你的,小周”小孩伸手接过,嘴角挂着口水,看着与痴傻的孩子没有区别
又过了几日,在喻文州下班走出公司,看见隔壁的废弃停车场外围站着几个大妈和一些媒体,像是在采访什么,停车场围着一圈警示标志,还有医务车停在外围,以为是年轻人聚众斗殴就没当回事,直接离开了
……几天后,当喻文州没看见那个小男孩便觉得奇怪,刚好几个大妈走过说道“那个小孩子太可怜了,之前不知道怎么的被砖头砸到脑子变痴傻,又为了救孩子被堆在一起的荒废汽车砸下来压死”
“等等,她们在说什么”喻文州转过头问身边的卢瀚文
“经常问你要巧克力的那个男孩子为了救几个小孩子被车砸死了,就在前几天,据说是一个半月前就突然出现的,被砸痴傻后一直说‘周’,夫人还是没有信息……boss,你怎么了?”卢瀚文不解的看着他
喻文州的眼里,突然流出眼泪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却想起叶修的话“慕生说吃下药,身体会变成孩子形态,心智也会退化,变成5.6岁的孩童,不出几年就会死,但你和王杰希联手的新药品,刚好可以治疗”
后来,停车场里,压死黄少天的地方,工人在拆迁时找到一条链子,虽然有些脏但是价值不菲,里面的琥珀混合着黄色和蓝色,但看似像蓝色占大多数,但旁边却有一圈浅浅的黄色,如果卢瀚文在,一定会说,那不是boss最初送给夫人的链子吗

黄少天视角
在背叛组织后被强制喂下药,却跑了出来,吃了药组织也不会赶尽杀绝,毕竟吃下药身体就会变成小孩子,心智倒退,去哪好呢,要不去新公司吧,到时候守着他就好了
啊,看见他了,我得去喊他,看看能不能认出我“周……”怎么会这样没反应呢,我不是小周,我是少天,你的夫人啊……不过没关系,你会恨我吧,不过我救下几个孩子,以后不能守护你了,对不起,taim i’ngra leat,见到你真好





【关于这个脑洞源自几年前听见的故事,当初被这个故事感动到一塌糊涂,在很久没写文的时候突然想鼓起勇气写,修仙太累,所以睡觉啦,欢迎抓虫 悄咪咪跟你说,真正的结局,对方并没有想起小孩子就是自己最爱的人】


喻黄 龙与屠龙者 01

〖事先声明作者脑子有坑,洗澡时的脑洞内容“血腥,暴力,神经,黑男神”受不了别打我【顶锅盖跑~】〗
荣耀之地有许多国家,这一次的故事发生在蓝雨……【你自由发挥算了,写不下去】
黄少天作为蓝雨的倒数剑客,是一个责任感爆棚的人,现在他有点后悔了……原因回到一天前
作为大陆被当做女神的苏沐橙站在演讲台上“感谢各位勇者的到来,这一次蓝雨的公主被劫走,国王寝食难安,望神向魔术师告知有谁可以解救公主,所有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啪啪啪”台下一片掌声
魔法师王杰西在占【瞎】卜【编】谁才是救蓝雨公主的人,此时广场站着来自各个地区的勇士,黄少天正是其中一位
“沐橙小姐,我已经知道谁可以救公主了,有请蓝雨第一【倒数】剑客,黄少天!!!恭喜你成为候【倒】选【霉】人【蛋】”王杰希快速指向黄少天站的地方
“啥???”一脸懵逼【吓得他都不话唠了】
在宫殿了解救公主所有经过的地方,黄少天表示这活不接了
“卧槽这么的危险要经历迷宫森林和迷失巨阵燎原之火狂暴沼泽我不干我不干我是一个小剑客这样子要死要死要死我还想多活几年怎么这样良心不痛吗??”
“安心我们会帮你的”苏沐橙出言安慰到
“我会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现在,任务开始”王杰希毫不犹豫的把黄少天踹出窗子,顺便塞给他两个宝石
“碰!!!”
苏沐橙“窗子维修费很贵的,神他老人家要心脏病了,任务完成不了会被拉去搬砖的”
王杰希“不管了,反正有药,云秀有钱修”
楚云秀“mmp”

【最后的话,作者可能两年更一次,因为懒,不接受刀片,he赛高】

《又见面了》 【狗崽】

最近寮里来了一只妖狐
据说是非洲晴明凑出来的
寮里主力只有雪女和姑姑,再加上一个草爸爸
就没有了
寮里有一堆sr大军
可是这个晴明偏偏喜欢妖狐
隔壁欧洲源博雅告诉他
“我家的妖狐就是个二突子,干脆让他貌美如花得了,突两下就没了,浪费鬼火”
可是非洲晴明不相信
一次百鬼突然砸到妖狐碎片
在寮祈祷了20多天
终于凑齐了
非洲晴明非常快速把狐觉醒,穿上新衣服
“阿爸,小生好看吗”妖狐拿着扇子问阿爸
“好看好看呜呜呜,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崽了”晴明听着这声阿爸快哭了
第二天晴明让妖狐待在结界,每一天都送来达摩蛋给他吃,很快的就到了三勾
姑姑就带他去刷御魂了
“阿爸,姑姑,雪女姐姐,小生是不是突太少了”妖狐看着大蛇的尸体,不解的问
“啊……这大蛇多少血来着???”晴明突然转头问妖狐
“一万四”妖狐乖乖的回答
“等等,我记性不好,这蛇……”晴明又问
“晴明大人,这蛇一万四,妖狐突死了”雪女突然开口说
“woc,一万四突死了??崽,你是欧洲啊,啊啊啊啊啊阿爸爱你”结束后冲过去抱着妖狐
妖狐被吓的一愣一愣“阿爸,我不是突少了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晴明非常兴奋的说
妖狐还傻傻的以为是姑姑打死了,自己只补了两下
于是姑姑语重心长的和他解释“晴明大人想看看你可以打多少,所以让我普攻,没想到你这个小鬼不错嘛”
晴明拉着妖狐去挑御魂
“这个是针女,崽你要是不满意阿爸再给你打”
晴明非常爽快的说
“小生很喜欢谢谢阿爸,不用麻烦了”妖狐非常乖,和隔壁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非洲晴明家有规定,御魂想要自己打,想升级还是自己打
于是妖狐经常拉着萤草去打,有时候晴明还会喊上隔壁的欧洲博雅
“哟,你家也有二突子了”欧洲博雅惊奇的说
“对啊,而且特别会突突突”非洲晴明激动起来
“哦哦真的吗,我要看”欧洲博雅也把自己的崽拿出来对比一下
欧洲博雅家茨木一巴掌下去
第一局,清场,爽
第二局,清场,爽
第三局,妖狐,突突
欧洲博雅“我家妖狐就是这样子”
晴明家妖狐,对着大蛇,特别霸气的喊一大串台词“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大蛇,卒
“厉害了我的哥,你家的欧洲狐啊”博雅惊叹
“嗯嗯,我就说嘛”非洲晴明特别得瑟
结束后,博雅家的妖狐拉着晴明家的去玩
“走走走,咱们去百鬼夜行玩”二突子拉着妖狐去玩
“可是阿爸说太晚去玩会被骂的”妖狐有点犹豫,但二突子没有发现
“没事的啦,况且那里有好多小姐姐,你不要去邂逅爱情吗”二突子好奇的看着他
“好吧,咱们走吧”妖狐终于同意
于是二狐就这样子跑去玩了
可是博雅家二突子玩过头,扔下妖狐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妖狐有点担心,于是扒开人群一边喊妖狐,一边走,不小心碰到一个人,不,妖,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来作死了
“对…对…对不起”看着面前的大妖,妖狐大气都不敢出,该死,怎么碰到他了
“你……”面前带着面具的大妖张了张嘴,始终没有说什么
“若是没有什么事,小生先走了”妖狐决定离开面前的大妖,毕竟他惹不起
说完也不理面前人的反应,转身就走
走远了才发现,原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这样子,最好不过
最终,妖狐找到了二突子,他当时在和小姐姐们一起聊天
一只九尾狐走过来,看着妖狐问“你就是晴明大人存出来的妖狐?”
“是的,有什么事吗?”看着面前的九尾狐,妖狐警惕起来
“也没什么”九尾狐突然凑过妖狐耳边说了一句话,很满意的看见妖狐脸色变了
“看来你已经见到他了,祝你好运”九尾狐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妖狐认命的把二突子带回家
晴明看见妖狐脸色不好,问候了一下
被妖狐忽悠过去
回答房间的妖狐,忍不住哭出来
为什么,遇到他了
还好,你已经忘记小生了
狐狸,生来就魅惑
妖狐也不例外,在没有成为式神前
他也喜欢去花街柳巷
喜欢撩妹
有一次看见一个戴面具的妖
面具很丑,但声音非常好听
妖狐和朋友打赌,赌他可以把这个妖拐上床
大天狗在洗澡时,脱下面具,不小心被妖狐看见了
他也不恼,而是问这个妖“不害怕吗”
妖狐眯了一下眼,笑着说“怎么会,大天狗大人的美貌,让小生非常喜爱”
大天狗觉得有意思,陪他玩了一下
自然滚了上床
慢慢的,大天狗发现自己被骗了
原来这狐狸是打赌,才和他一起,而不是喜欢
相处久了,妖狐觉得大天狗知道了什么
也没坦白,就这样跑了
他踩了禁忌
大天狗不喜欢放浪的妖
妖狐开始害怕
成为晴明的式神
不撩也不赌
当一个乖崽
后面才发现喜欢上大天狗大人
可是,回不去了
没想到百鬼夜行遇到他
这一晚,妖狐怎么也睡不着
半夜听见有人走到自己房间开门的声音
“阿爸还没休息吗”妖狐问
“呵,看来你过得不错”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
妖狐睡意瞬间消失,虽然躺在被窝,但是衣服好像被冷汗浸湿了
“大…大…大天狗大人”
“恩?”大天狗走近房间看着他
“我们又见面了,妖狐,那时候怎么走了”大天狗躺下隔着被子抱着妖狐
“大人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问小生”
“哭了吗,眼睛这么红”
“没有,大人是怎么进来的”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是晴明大人的新式神”
“怎么可能,小生没有看见……”想起了什么,妖狐闭上了嘴
“你刚出去玩的时候,我就来了”
“大人来这里想干什么”
“没什么,想对你说一句,我喜欢你”大天狗慢慢的说
“大人不恨小生骗你吗”
“不恨,因为你喜欢我,不然为什么哭”
原来你都知道了,妖狐突然不好意思,耳尖红了起来
“那你呢”
“喜欢,喜欢大天狗大人”妖狐鼓起勇气说
“好”
第二天,晴明喊大家起床时
发现大天狗和妖狐睡在一起
“大天狗,崽他怎么了”
“累了,大人今天我带他们刷本吧”大天狗说
“恩,好”
博雅来晴明这里喝茶“你家欧洲狐呢”
“据说累了,在睡觉”
“不对吧,萤草她们说昨晚听到一些声音”
“什么声音”
“咳,那个还是不说了”
“哈?”晴明一脸懵逼
卧室
“大天狗你这个混账”妖狐看着身上的痕迹,忍不住骂出来
“骂大天狗大人可不好哦”九尾狐走进房间,安慰妖狐
“小生下次突死他,别以为勾多我不敢怼他”
“跟你港你这样作死容易被日的,以前没见你这么有骨气”九尾狐忍不住说
end
好了,九尾狐到底说了什么
不开车,不飙车,文明驾驶
【顶锅跑】